HELLO!
●個人簡介
↣港家人√
↣在大陸學習中√
↣黑塔利亞世界領√松澤已經深陷√

→個別注意
↹雖說已經考過普通話考試 但是個人還是喜歡用繁體字。(能看懂簡體字咯)
↹個人三次元事物很忙,但會努力更文的
↹已經是懶癌晚期了
☞特別注意
✘雖說不雷其他cp,但是請不要在文中亂刷刷
✔除米英,速度松(oscr)外的組合,大多是親情向,若是cp我會特別標明
 
 

♤Jack♤视角「1」:『Trouble in the dance』上

 (繁體字翻譯者:月桑【@KOLINO_Compiler】)

夏季的来临,告知了是黑桃国子民忙碌的季节即将开始。同时也是黑桃国少女少年们期待日子也即将来到——毕竟一年一度的黑桃皇室舞会就会在这个浪漫的季节开始。

  一个美好的夜晚,一场美妙的舞会,一次美丽的邂逅,每每想到,都会让一位青年或是少女美好的浮想联翩。然而对于更多人来言,参加舞会更是为了见一面黑桃国的那三位最高统治者——King,Queen与Jack。

 当然就算是在皇宫工作多年的侍女们也是对每年的舞会兴致勃勃。但是“有人欢喜有人愁”,那愁的想必就是我们坐在办公桌前抬头叹气,每每到夏季,每每到舞会,都是Jack最忙碌的时候,而且今年的那两位King与Queen的身份更加特殊。Jack为了更加主持好今后的事情,现在头疼到与红心国的king(路德)为他的Jack胃痛到连痛苦的脸一样。 

  Jack坐在他的办公室里,他的办公室是算与简朴的,因为他这个人就是这样,或许是活了很久,也看淡了一切世尘红颜,不再像少年时的自己那么盲目。也算是给自己一个警示,Jack拍了拍自己的脸,又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文案,不忍的又拿起来看一眼。纸上赫然印着King与Queen的资料,头上的青筋又再一次忍不住的爆了出来

   因为这一届的两位都是年轻的少年...真不清楚近十几年来的那些长老们的魔法到底怎么了,上回是对少女,可上一对居然私奔消失了,这才有了这新一对少年的出现。

  尽管连续了十几任这份职位,尽管见过许多对不同的King and Queen的Jack在接受这二次打击的时候,也开始觉得应该学习着红心国的King每日都要吃一瓶胃…不,是心药阿鲁…不过再仔细想想也不止自己国家有着这样的窘境时,Jack还是强行给自己打了剂心安药……

  整整胡思乱想了一个小时,敲门声从小到大的响声终于把Jack拉回了现实。明白了自己失礼许久后,收起之前的路德脸,变回以往的冷静(?)。咳嗽了一声,带着属于Jack威严的语气喊了一声“进来吧阿鲁”,但是没等门外的人将门打开,但还是用了魔法先拉开,毕竟是自己失礼在先。

  门只是打开却没拉开,所以并没有看到来者是谁,但从门边突然探出一个金发的小脑袋就已让Jack明白自己到底是对怎样的人物失礼了:金色的头发很仔细的梳理起来,没有一丝瑕疵,并且带上了紫蓝色的小礼帽,看上去十分绅士;那对粗过眼睛的粗眉毛总是能给人一个深深的印象,可那双如同绿祖母宝石般的清澈眼眸总能令人陷入他那眼睛中的[森林],洁白精致的娃娃脸带着有些别扭的表情,却显得可爱。对于Jack想都不用想,这位少年就是黑桃国新任Queen——亚瑟·柯克兰。

  Jack带着习惯的微笑看着那位想进但又苦恼着什么的亚瑟,在保持了一段沉默之后,Jack还是先打破僵局对亚瑟说:“哦,亲爱的Queen,很抱歉我没有及时给你开门所带的失态,不过我倒是很想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呢阿鲁?”面对Jack的开口道歉,让原本想开始唠叨Jack失礼一事的亚瑟止住了卡在喉咙的话,立马改口说:“那个……我的名字是亚瑟·柯克兰。Jack先生可以直接叫我亚瑟就行…”缓慢而有平缓,有着绅士的风度,与上一届的Queen颇有相似之处,都是那么有礼貌,虽然亚瑟他觉得自己这显得他简直尴尬极了。

  发现自己又开始游神在上一届的Queen时的Jack也马上尴尬的咳嗽一声,气氛才得以变轻松。示意了亚瑟进来坐,并给他递了一杯暖暖的绿茶。

  良久后,亚瑟带着半严肃的口气,对着面前Jack开口说:“ Jack,你是了解我不喜欢用这种语气与你聊天,毕竟绅士是不能压迫人的,可我还是想问问,明晚的……”但话语却没说到一半,Jack就带着他的微笑,打断着亚瑟的话,Jack语气更加威严地对亚瑟说:“虽然我了解亚瑟你这样一说就表明你不想参加明晚的舞会阿鲁。但亲爱的亚瑟,你可是身为Queen阿鲁。即便你现在还没有与King结婚,可舞会你是必须参加的阿鲁。”

  “为什么!”当得知自己那要求被拒绝时,亚瑟的眉毛都皱到一起,显得十分疑惑与不解。和一个自己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家伙一起跳舞,而经历过那个晚上后还必须与他结婚。亚瑟明白这是自己必须承担的任务,因为黑桃国选择了自己,所以这也是是他不可抗拒。可再当回忆自己从一开始稀里糊涂签订了莫名其妙的协议,接着被家族的人送到这里后,又被告知几星期后就要与从未过面的King结婚,这些种种不免觉得这一切都太过荒唐。

  “我想我说了很清楚,因为你是Queen,因为你的家族阿鲁。”对于亚瑟,Jack称不上是他很好的朋友,但是最起码在Jack他明白,只要对亚瑟提到[职责]一般的字眼,对方就可以直接妥协。果不其然,见到亚瑟从失落→醒悟→再次失落的表情后,也只能对他说句“祝今晚睡个好觉阿鲁”后目送他离开。

  当亚瑟离开后,Jack脸上的表情也从之前的微笑变为真正的冷漠,随意看了看这个只有他一人的房间,发出冷冰冰的语气:“我说阿尔弗雷德大帝,你究竟在这里偷听了多久呢?还不赶紧滚出来阿鲁”“hey,Jack大人。面对King与面对Queen的态度怎么那么不一样呢?”从墙角一边传出了个充满活力的声音,Jack一转头,看着一位身着蓝色礼服的金发男生拍着身上的东西,向他走来。

  “若是你没有那么偷偷摸摸,若是你早点给我还钱,我能考虑变个口气与你说话!”Jack冷冷的对面前的这位金发小伙说,他很喜欢Queen那样有绅士风度的人,但每每面对这个会突如其来又不告知别人而且还丝毫没有想道歉的人却怎么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Hero我可以选择用厨房厨娘做的憨八嘎来拟补欠钱的吗?”那位金发少年丝毫没感觉的到Jack强大的黑暗气场,而是傻笑着。“不谢谢(NO,thank you)”Jack还是冷淡的回复,他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倒了几辈子霉,会遇到两个如此(A)KY的傻瓜【第二个是指上一届的King】。

  “对啦对啦,Hero我就问问,刚才那个出去的粗眉毛是谁啊!”

————————————TBC——————————————


25 Oct 2015
 
评论(5)
 
热度(29)
© キン_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