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個人簡介
↣港家人√
↣在大陸學習中√
↣黑塔利亞世界領√松澤已經深陷√

→個別注意
↹雖說已經考過普通話考試 但是個人還是喜歡用繁體字。(能看懂簡體字咯)
↹個人三次元事物很忙,但會努力更文的
↹已經是懶癌晚期了
☞特別注意
✘雖說不雷其他cp,但是請不要在文中亂刷刷
✔除米英,速度松(oscr)外的組合,大多是親情向,若是cp我會特別標明
 
 

Misunderstanding(誤解)

腦洞,其實只是聽電子音樂時開的。原本想在上午一個小時搞定,結果就三個小時...

寫完後腦子有點燒

OOC肯定有√(追加:而且很嚴重)

這篇大概是總裁米×秘書英√(戀人關係)

其實設定自己也有點迷。不過兩個笨蛋是戀人就對了√

食用愉快√

-----------------------------------------------------------------------------

00.

或许是在酒吧里呆久了,听着电子音响彻全场貌似已经习惯了。

 

呆在酒吧里最隐蔽的角落里,慢慢饮着自己最喜欢的酒瓶,看着舞台上领舞的,绿瞳渐渐变得模糊。

 

是因为自己被人甩了吗?才不是,只是自己的眼睛里稍稍微被妖精小姐用了个魔法。妖精小姐可真喜欢恶作剧啊。

 

泪水渐渐从眼边留下,流入空着的酒杯。

 

这是第几次被他这样甩了?下一会绝对不要被他追回来,绝对不要!

 

01.

还好只是喝了几杯酒,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付了钱就这么迷迷糊糊的走出了酒吧的门。可出门为什么就要见到他啊。

 

标准西装,与他格格不入的一个十九岁的少年脸,他就是第三十次将我这个笨蛋给甩了的家伙。不过这一回他肯定不是来找我的,他绝对只是觉得刚甩了个人后无聊才在这里泡别人的,当然我也没有在期待他来找我。这个甩了我又追回我的骗子!

 

甩了甩头,纽.约的冬风也快吹醒了我这个笨蛋的头脑。拿好手中的公文包,将眼边的泪水给擦干。可现在却不知为何迈不开脚,因为那个家伙站着的地方正是自己要回去的路,而那家伙像是特地等自己才站在那里,动也不动,就算他身边有身着性感的女孩子在与他搭讪,他也毫不理会。

 

并且自己身上也感到了来自某处的眼神,是谁在看着自己呢?一定不是那家伙就对了,应该是妖精小姐看着自己吧。

 

犹豫不决,但是手表上的时间,等等…手表,该死的,这手表是那个混蛋送给我的,说是什么纪念我们两个人在一起的3个月送给我的,然而我现在居然还带着…这简直像是耻辱一样的存在。

 

把手表给拆下来放在口袋,毕竟这手表看上去也价值非凡若是丢了也是种损失。又把手机给拿出来看——现在是美.国东部时间晚上9:30。在家中的独角兽肯定肚子饿了,但愿它不会将我的书籍给吃掉。

 

又撇了撇那个混蛋还站在那里,视线差点交会那一刻把头给转回来。那家伙绝对不是在看我,他只是在看我身后的美女,只是看我身后的美女!

 

把身体不自然的转向回家那条路的那边,低着头不想看到那个混蛋也不想让那混蛋看到自己,一大步一大步向前走去,可能是站得太久双腿有些发麻不然可以直接跑步逃走。

 

但这绝对会引起他以为我是因为他才跑的,这简直太糟糕了……我到底为什么要时时刻刻因为那个笨蛋而改变自己啊!真是够了!

 

冷风呼呼划过脸颊,即使是喝过酒了,但立马身体的热度没有多少了。

 

真的好冷……真的好衰……

 

「亚蒂,别走了。Hero……我早就看见你了。」

 

「我们回家好吗?」

 

熟悉的声音,随着步伐的停止而在耳畔边想起。突然失衡的身体倒入一个熟悉的怀抱,但在他身上的气味中还是少不了女人的香水味。

眼睛又被妖精小姐施了魔法……她可真爱恶作剧……

 

02.

糟糕!

 

现在恐怕连后悔也来不及,自己就这么被一个臭女人强硬吻了上去,而且居然被自己的恋人给看见了。

 

就这么沉寂了几分钟,那个喝了酒的臭女人还想接着与我开始舌吻,不过这家伙的吻技也太差了,比起我的恋人实在差多了。

正当我想推开她的时候。

 

突然[peng]的一声十分响彻。

 

这是恋人手中拿着的文件掉下的声音,但自己的视线被眼前这个臭女人给挡住,看不清我心爱的恋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紧接着一声「对不起,我打扰到你们了」与门紧紧关上的声音,已经能让我明白,我那可爱又天真的恋人第30次误会了我。

 

但是这一回我又该怎样将我『甩掉』的恋人给追回来呢?这可是个谜。

 

「琼斯,你脸上还有脏东西,需要我擦擦吗?」那个以为还可以接着下去的笨女人发着令人作呕的嗲声问着我。

 

「对不起,你已经被开除了」毫不犹豫,用着蛮力将眼前的女人给退开来,自己可真是不想再见到她一面。没有任何怜香惜玉的反应,就这样追了出去。

 

〖但是想让我的恋人稍微冷静下来再来追,貌似也可以的〗

 

毕竟自己总是能第一时间知道我亲爱的恋人呆在哪里,所以这种躲猫猫的小事情不用劳烦集团里的人来干了。

 

(当然让父亲知道自己用集团只是为了追自己的恋人,恐怕也要挨上一骂)

 

开着车,来到了恋人常常来到的酒吧那里,没有那么光明正大的开到酒吧门口停下,而是停在附近的车位那里。

 

看了看手表,对了,这个手表我亲爱的恋人也有一个,是为了纪念我们在一起3个月才买的情侣手表,碰巧那天也是他的生日。记起他那时候收到礼物的时候高兴的样子,可不会像现在呆在酒吧里流着泪的样子。

 

现在是美.国东部9:15分,是时候下车来接我的『恋人』

 

03.

刚下了车,扑面而来的冷气令自己马上打了个哆嗦。嘛,出门的时候居然忘记把外套给带出来了。不过这时候最冷的时候是我亲爱的恋人吧。

 

想到他喝了酒一身酒气,脸红彤彤的孤零零站在酒吧门口,真是有点想给自己抽几巴掌。

 

无奈的扯了扯嘴角,笑了笑。

 

将车门给关上,站在车门前,视线转到了酒吧门口,正好他也出门了。但是貌似看见了我,犹豫不决的样子真的好想让我现在过去想调戏……额,不应该是想这些(反正以后想调戏的时间有的是)的时候。

 

接着劝他回来的方法——直接冲上前去抓住他冷冷的手,然后想个hero一样说出一个hero该说出的话呢?

 

不过一个嘴巴子肯定少不了的。

 

而且即便这样也是不能将我的恋人给哄回去的啊(试过很多次),该怎么办呢?蓝瞳一直看着伫立在酒吧前的恋人,生怕他会从自己的视线里消失。见着恋人,也因为冷风而发抖的样子,更加后悔自己没有带外套出来。

 

现在。美.国东部时间:9:30。

 

这僵持的氛围只叫我坐立不安。心爱的他不走。我也不敢像个英雄一样勇敢的直接走上去。

 

终于,见着恋人要迈开腿回家的时候,随着他的越来越接近。心脏的搏动声也越来越响。

 

不由自主地伸出了手。马上拉住他的手,将他拉入自己的怀里。一时大脑也马上反应不过来,闭上了双眼。糊里糊涂地说了句自认为很hero的话。但是只觉得胸前的衣服一湿,怀中人小小声嘀咕:

 

「阿尔弗雷德你这混蛋…呜呜呜呜…」

 

诶…哭了?

 

04.

「亚瑟…对不起」

 

〖你这混蛋别碰我…呜呜呜呜…〗(挣扎)

 

「亚瑟,亚瑟……我们去车上好吗?这里太多人了。」

 

『哦呀哦呀,年轻人,把自己的恋人给弄哭可不好哦?你可要好好道歉。』

 

「好的好的,hero我一定会的。…不过你是?」

 

『我是谁不要紧,可是你的恋人可是越哭越厉害了哟,赶紧哄哄吧…』

 

「是!」

 

硬拉亚瑟上车后

 

「亚蒂,你先停下来。这事的确是我不好,但是是那女人缠着我,而且是她先强吻我的。」

 

 

「尽管你现在可能不信,可你现在能先不哭吗?」

 

『呜呜呜…. 』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呜呜呜…. 』(停不下的哭声)

 

「亚蒂……你再哭我就吻上去了」

 

『你这个笨蛋不要你那张吻过别的女人的嘴吻我…』(小小的啜泣声)

 

「所以你是在期待着我吻你吗?」

 

『你是笨蛋吗?我才没有说』

 

「冷静下来了吗?」

 

『嗯…』

 

「亚瑟,尽管你可能会拒绝听完我说的话,但我还是一次再一次,一遍再一遍的跟你说。」

 

「我,阿尔弗雷德,这一生爱的人只是你,也只有你。所以我是不会与其他人发生什么关系的。你懂了吗」

 

『……什么英雄表白啊…..早就听腻了……』(啜泣)

 

「你还在哭哦,亚瑟。所以,hero我还是能吻你的对吧?反对意见一概不接受哟」

 

『你这BAKA…』

 

〖啾〗



-----------------------------------------------------------------------------

編寫:我

訂正: @KOLINO_Compiler 

上午我寫,下午月桑譯

-----------------------------------------------------------------------------

已經修改,食用愉快。歡迎捉蟲。

重新更改了不滿意的部分。感覺超級OOC。食用愉快。(感覺只能拿這個摸魚了)


10 Jan 2016
 
评论
 
热度(14)
© キン_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