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個人簡介
↣港家人√
↣在大陸學習中√
↣黑塔利亞世界領√松澤已經深陷√

→個別注意
↹雖說已經考過普通話考試 但是個人還是喜歡用繁體字。(能看懂簡體字咯)
↹個人三次元事物很忙,但會努力更文的
↹已經是懶癌晚期了
☞特別注意
✘雖說不雷其他cp,但是請不要在文中亂刷刷
✔除米英,速度松(oscr)外的組合,大多是親情向,若是cp我會特別標明
 
 

♤Jack♤视角「3」:『Trouble in the dance』下(前半部分)

(繁體字翻譯者:月桑【@KOLINO_Compiler】)

终于当办公室里只剩下自己的时候Jack还是叹了口气,到底是自己是习惯了安静还是厌倦了吵闹呢?答案当然是自己不知道了。甩了甩羽毛笔沾上过多的墨水,拿起一张纸开始自己自己的工作。


“滴滴答答”听着时钟的声音,Jack有规律的写着文字,但是手头的工作却越来越多,人也越来越紧张。“沙沙”的写字声,“哒哒”的敲门,“塔塔”的金属声,一夜未眠,只有这些〖音乐〗陪伴自己。


又是一个清晨,黑桃国从黑暗又临来了他的光明,黑桃国的子民也临来了他们新的一天,那些少女少年也终于临来了他们盼望着的日子——皇家舞会也今晚开始。太阳透过重重的窗帘,只把一束阳光送到了Jack身边,当然,这点阳光Jack是看不到的,因为他现在正在考虑着如何解决越来越多的工作。


将近熬到快崩溃的Jack等到了来自属于上帝的敲门声,Jack虽然说不像某KY一样那么讨厌这些工作,当然自己也从来没有见到那个家伙工作过。然而最近的事情实在是不能让自己冷静下来工作。让敲门的侍女进来过后,便开始日常的洗漱,接着就是去吃早餐。


为了谨防自己的会忘记,又看了看自己来记录行程的本子,脑子不知又为何疼起来,想到今晚的舞会,仿佛有蜜蜂在自己脑子里面嗡嗡的叫,忍不住叹了口气。


将本子放回自己上衣的口袋,匆匆忙忙地走到King房间的门口,这是在吃早餐前的任务之一,将King叫醒起来,没有得到里面人的允许就准备将门打开。


因为Jack他自己现在可没有一点好心情能耐心等待那个整理自己十分磨磨唧唧的King,毕竟自己可是有许多工作事情缠身,虽然当King与Queen同时登基后工作量会减少(天晓得那些长老们居然要King与Queen登基之后才可以接手国.家.政.事),但并没有说现在自己的工作量在减少。


可是就在Jack开门的那一瞬间,他后悔了,真的后悔了,后悔把这扇门打开,更后悔认识阿尔弗雷德这个人了。


一股凉水从头上淋了下来,这对Jack头脑与身体是一种巨大的折磨,接着眼前变成黑暗,而且头顶的疼痛马上传入自己的神经里。


简直就是耻辱,尊为黑桃国第三位掌权之人,居然会受到这种小孩子的把戏,但这至少也让自己的头脑清醒了不少,的确是清醒不少,不然他就不可以那么清醒的把阿尔弗雷德这个名字记在脑海里,好以后来慢慢的教训这小子。


缓慢拿下水桶,把水桶递给了身后那个又想笑但不能笑的侍女,摸了摸口袋,还好本子还没被弄湿。接着从口袋里勉强拿出干的纸巾将自己的脸擦干。再次睁开眼,看着King的房间内——乱、乱还是乱,却是没有人在这里,不过在这乱糟糟的地方能住人也是个奇迹。


“King?国王殿下?阿尔?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F•琼斯?”稍微恢复理智的Jack试着将阿尔所有名字都喊了一遍,但没有任何回应。又四处看看这乱到连没有洁癖的Jack都看不下去的地方。


命令身后的侍女去叫人来打扫,自己则是趁着侍女去叫人的空闲时间迅速用魔法将自己湿淋淋的衣服换了。毕竟尊为Jack的自己可不希望有人看到自己这样,虽然有人看到了……


当那些被叫来的侍女来打扫的时候,什么事也做不了的自己也只好站在在King房间的门口,默默看着那些侍女用那些华丽的魔法把King的房间给打扫好。不得不说,她们的动作就如同跳舞一样,优雅而动人。而且简洁迅速,很是应了Jack的心思。


『果然Queen手把手教的效果就是不一样』


又一次走进到King的房间,确认已经没有了那些小孩子的恶作剧后,Jack长长的舒了口气,才开始仔细的搜寻。


突然一个细微的声音引起了Jack的注意。


那是从King的杂物箱里传出来的,Jack大步向前走去。打开箱子之前,Jack还是用魔法给自己做了个保护罩,因为没人会预先告诉自己会有什么事情发生,而且根据很多次被整蛊的经验告诉了自己往往呆在阿尔的房间也绝对没有什么好事。


还好,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把自己吓一跳,不然这会更加糟糕,更加令自己尴尬,因为呆在这里的人已经不止之前那个陪自己前来的侍女了。


将箱子完全打开后,Jack居然发现了一只小……不,这只猫并不能被称为『小』因为这只体型庞大的很容易能联想到某KY,这也很显然的说明出躺在这里的猫就是King的爱猫——阿尔弗。


眼见着阿尔弗躺在一堆乱物中,正奄奄一息的喘着逐渐多的新鲜空气。Jack当然是不会明白阿尔弗是怎么会在这个放着乱七八糟东西的箱子里,所以也自然不能明白身为阿尔弗主人——阿尔弗雷德到底是把以什么心态才会让自己的爱猫呆在这里。


把阿尔弗交给侍女们,嘱咐她们将阿尔弗交到太医那里,目送着阿尔弗被一群侍女充满[慈爱](毕竟对于King在侍女里面还是有不可号召的影响力)的离开后,缓缓地用魔法唤出本子和笔,开始在本子上面记录关于阿尔弗雷德的事情——这是Jack日常的开端了……


『扑克朝代公元30XX年7月3日:


阿尔弗雷德大帝,又一次没有遵守皇族规矩,擅自失踪,并且其爱猫阿尔弗在阿尔弗雷德大帝的杂物箱里差点闷死


以上。臣还是依旧期待着阿尔弗雷德大帝的成长』


写完了最后一句话,Jack拍了拍衣服,收起了本子与笔,没有丝毫想等待阿尔能回到这里,便慢慢走到餐厅。


餐厅内——


充满了汉O包自带的美乃滋味道,充满了可乐拥有的甜味,还有那个不懂任何礼仪正胡乱吃东西的人的打嗝声,可唯一少的就是那家伙见到自己的嘲笑,因为那恶作剧恐怕就是他做的。


『终于觉悟点了吗?这个长不大的小孩』Jack想着,一边拉开椅子,慢慢地坐在阿尔身边,一边看着阿尔埋着头吃着东西的样子,清了清嗓子咳嗽了下,见阿尔还是没有理会自己,开口说:


“敬爱的King,我猜想,你现在差不多该给你房间一事做出解释了”


“唔⋚Θ❧▫⋚♯❈◈可是❦▫Ψ❉❧¶♭HERO我⊕❂❧†▫⊕▣❧昨晚去⋛¶▪⋌拯救世界了¶•♭⋌¶♬没有回房间啊”


阿尔没有抬头看Jack,则是低头边吃着东西边回复。


虽然听起来很麻烦,但是还是能勉强听出,真的是很勉强,因为没人可以完全听懂嘴里吃着食物来回复的话,而且Jack想他应该要重新教教阿尔的说话方式以及宫廷礼仪了,还有他刚才是不是说没有回去睡觉...是不是!


“那么你可以先抬起头来看着我吗?亲爱的King”扶了扶额头,依然保持的百分之百的冷静对着阿尔,强制性压制着自己心头的不爽,问着阿尔。


“不行⊱⋌⊰♭♬♪♪HERO可⋌¶♫⋛♯▣♫⋌是在吃着⋚♫✙⊰♪∮◈早餐”


“但我觉得你呆在这里吃着对你身体不好的『早餐』已经很久了”


说实在的,Jack的耐心真的被眼前的人给消耗完了,若不是看在周围还有人,不然Jack早就搬出他的『那一套』(然而并不会像原不良亚瑟那般了!


“....♭♪Θ❧❤好吧!那HERO我抬起来了。你可别笑。”


良久,阿尔才放下他满是油渍的手中的汉O包,开口对Jack说话。而且从阿尔的语气中,也可以听出阿尔是经历过慎重的考虑。


其实当阿尔抬起头来,Jack是真的笑了,但为了守信,Jack的那张笑脸也只持续了一秒,可到了后面则是对Jack的一大考验。


阿尔的脸原本就看上去肉肉的,很想令人上前捏一把。但这张脸却多出了三条显而易见的伤疤,再加上阿尔的别扭的表情,这看着真的令Jack忍俊不禁,把方才呆在King的房间一切不悦给忘去。


“HERO我可是看到王耀你在笑了”


阿尔的语气里带着一股无奈,可Jack却觉得更像是苍凉……


“但我现在并没有笑,不过比起这个我更想问你这伤疤是怎么弄的”Jack用银勺子在刚才侍女递上的咖啡里摇了摇,想让在咖啡里面的牛奶迅速融合,收敛起刚才的情感,语气里带回了威严。


“……HERO我家的猫抓的”过了一阵沉默后,阿尔看着自己盘子里只吃到一半的汉O包回复。


“……哈?”这个回答令Jack意想不到,毕竟两个家伙每次见到都是挺其乐融融的,看上去关系也没坏到阿尔弗要抓阿尔的脸。但想起这一次将阿尔弗关在杂物箱里一晚,看来昨晚发生了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啊。

 


 ——————————————TBC——————————————


將將~冷宵桑碎碎念時間:


看完這篇短文的時候肯定有許多人會問這只冷宵,我等了那麼久,為什麼會有(前半部分)這個字眼,為什麼這篇短文的那麼多水


請耐心听這只冷宵的道歉:


其一:因為我們的翻譯君月桑的近期行程被排滿而且這篇文是經歷過我多次修修改改所拖延的


其二:冷宵桑最近居然遇到一個叫『瓶頸』的怪物,所以懶惰化了(還是需要鞭子啊´∀`


其三:其實本文的信息量還是挺高的,


因為


1.為什麼King房間會十分亂而且附帶著針對Jack的惡作劇


2.為什麼阿爾弗會出現在雜物箱裡


3.阿爾的臉上的確是貓抓的,但阿爾說出了實話嗎


這些衹是冷宵桑給大家的一個解釋,不過大家還是把這當做度過章節吧(土下座


還是很感謝看到最後的諸位看官們,若有OOC出現請立即指出,若有對本文的缺點請立即私信或在評論裏指出哦


追加追加,已經改BUG,更新後續一部分,食用愉快


以上


02 Nov 2015
 
评论
 
热度(20)
© キン__ | Powered by LOFTER